【资本力量】动力电池回收有多“香”?多家锂电巨头纷纷进场天奇

  

  原标题:【资本力量】动力电池回收有多“香”?多家锂电巨头纷纷进场,天奇股份也再度加码!

  3月8日,天奇股份(002009.SZ)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京东科技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科技”)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双方拟充分利用各自优势,进一步推动废旧锂电池绿色供应链管理体系,实现“互联网+回收”场景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打造锂电池循环再利用生态体系。

  3月9日,该公司的股价(前复权)高开2.45%,最终上涨4.22%,报收20.01元/股,相较于A股市场整体表现而言还比较强势。

  天奇股份上市于2004年6月,已经形成了以四大产业为主的战略发展方向,分别为以汽车智能装备、智能仓储物流、散料输送及智慧工业服务为主的智能装备产业;以废钢加工设备、报废汽车拆解设备、有色金属加工及分选设备为主的循环装备产业;以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汽车核心零部件再制造及动力电池回收资源化利用为主的汽车后市场产业;以风电铸件业务为主的重工装备产业。

  具体来看此次的合作协议,天奇股份与京东科技同意在废旧电池循环再利用全产业链上达成合作,推动“互联网+回收”新型商业模式落地,促进动力电池回收产业规范化、标准化,提升资源利用效率。京东科技将利用自身供应链、云计算和大数据、物流系统搭建及管理能力,全面助力天奇股份“动力电池循环产业一体化互联网平台”落地和运营。

  合作内容则涉及七个方面包括共同构建废旧电池“互联网+回收”平台、共同构建全国性废旧电池回收体系、供应链产融合作、供应链物流合作、“汽车后市场”合作展望、数字化转型顶层规划、云计算技术合作。

  天奇股份还表示,此次合作将全面提升公司在锂电池循环再利用产业链的资源获取优势、物流一体化优势、供应链平台优势以及配套服务等全方位竞争力;赋能公司动力电池回收体系建设,有助于公司集合锂电池循环再利用产业链各方资源(涵盖电池制造企业、电池使用企业、资源回收企业、电池相关金融科技服务企业、汽车后市场服务企业等),推动锂电池绿色供应链管理体系建设,树立锂电池循环再利用行业标杆,充分实现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

  据悉,天奇股份早就花了大力气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进行了布局。目前,该公司已建成2万吨废电池利用产能,位于行业前列,未来产能将迅速扩充至5万吨。此外,天奇股份延伸前驱体制造业务,将形成年产3万吨前驱体及1.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产能。

  众所周知,锂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因此,天奇股份和京东科技看好的动力电池回收这门生意其实和新能源汽车行业是息息相关的。

  2015年算是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爆发元年。东亚前海证券的研报显示,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产量为40.13万辆,同比增长291%,销量为33.11万辆,同比增长342.9%。

  而经过多年的发展,至2021年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年度累计产量已达319.3万辆,累计销量已达298.95万辆,新能源汽车的产销水平在2015年之后持续走高。

  新能源汽车产销高增也带动动力电池装车量走高。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统计,近年来我国动力电池的装车辆水平呈现出了逐步提升的趋势,截至2021年11月,我国的动力电池月度装车量水平已达20.82Gwh,创历史新高。

  而在循环充放电过程中电池容量会逐渐衰减到达退役状态,动力电池的有效寿命具体是多少年这个没有一个确定的值,只有一个区间范围,不少研究机构通常采取5年或6年进行测算。

  例如,东亚前海证券研报显示,若假设我国动力电池的退役年限均为5年,则2021年的动力电池退役水平预期将为25.2万吨,到2030年,我国的动力电池退役水平预期将为237.3万吨,9年间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8.3%。

  当然了,这只是一家之言。不过,粗略来看,近两年确实是前期售出的新能源汽车逐步报废,动力电池退役量或形成较大规模的节点。

  值得注意的是,锂离子电池的正极材料及电解液会污染环境,其中在正极材料中,三元正极中的钴元素为有毒物质,同时镍、锰等金属元素也会对土壤造成污染;在电解液中,目前常用的电解液六氟磷酸锂在遇水后会产生氯化氢物质,造成环境污染,且有机溶剂中的DMC也对环境有害。

  另一边,废旧动力电池中含有大量可回收的高价值金属,如锂、钴、镍等。例如,在镍氢电池中,镍含量占比高达35%;在三元电池中,镍、钴、锰、锂的占比分别约为12%、5%、7%、1%。对于废旧动力电池的回收将实现对上述金属材料的再利用,创造较高的回收收益。

  与此同时,从最近的情况来看,锂电池短缺已经成为了一些新能源车企提升交付量的主要阻碍之一,而且一些锂电池材料的价格也在持续飞涨。

  综合而言,废旧动力回收生意一方面能保护环境,同时还具有较高的回收收益,且有利于缓解当下的锂电池缺口。

  基于以上的种种好处,废旧电池回收这一细分领域也得到了不少政策支持,景气度也日益走高。

  东亚前海证券研报显示,在效益和政策的双重驱动下,预期未来电池回收行业将取得长足的发展,其中动力电池梯次利用技术将随着技术进步以及退役潮的来临逐步显示出其经济效益,而拆解回收方面市场空间也将逐步放大,预期到2030年其市场空间将达1074.3亿元。

  在新能源动力电池退役规模持续增长的预期下,目前电池回收行业中已相继涌入了许多企业,2020年我国的动力电池回收企业注册量约为2579家,较2019年增长约253.3%。不过,据悉在上述的注册企业中,多数属于中小企业,其中注册资本在100万以下的企业占比约为25%,注册资本在100-500万之间的企业占比约为35%。

  综合来看,目前废旧动力电池回收行业中绝大部分都是中小型竞争者。而根据我国工信部所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截至2021年年底,仅有27家符合我国电池回收行业标准的企业,其中包括宁德时代、格林美、天赐材料、国轩高科、比亚迪等多家大体量的锂电巨头。

  在整个行业中,天奇股份虽然比不上宁德时代等公司,但较那些小型竞争者还是有优势的。此次和京东科技的合作也有助于该上市公司进一步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获得更多市场份额。